NBA賽事其他新聞歷史回顧每日焦點熱門新聞高光回顧

用正確的方式,贏更多的球!Wiggins:我還在天上飛,你已經下落了!

用正確的方式,贏更多的球——而且正如他所說,他還年輕,他的時間還長著呢。

安德魯·維金斯接到隊友的底線發球,在多里安·芬尼-史密斯的防守下強行上籃不中,但他依靠自己出色的靈活性和平衡感飛快調整了身體,然後靠著驚人的彈速再次躍起,從馬克西·克萊伯補防過來的大手之上把球輕輕點進了籃框,拿下了他職業生涯首場西區決賽的第19分,也把雙方的分差拉大到了18分。

得分不少,比分在領先,勇士在牢牢地掌控著比賽的局勢。在大多數球員那裡,這本應是一個放鬆自己,享受比賽的時機。維金斯的身體下意識地轉向後場,準備回防。但僅僅一秒之後,他想起了自己本場比賽最重要的任務,於是他再次讓身體緊張起來,轉身回去,壓低重心,站在了盧卡·唐西奇的面前。

維金斯當然明白唐西奇是一個靈巧、強壯、狡猾而且技術細膩的運動員,他不會妄想靠自己的對抗讓唐西奇停球,抑或直接從他手裡完成抄截。他只是想要迫使唐西奇多轉身幾次,多護球幾次,讓他的運球行進路線多拐幾道彎,多消耗一點唐西奇的體力和耐心,順便把獨行俠的進攻時間多拖慢幾秒。正如史蒂夫·科爾對他叮囑的那樣:「別讓盧卡輕鬆地做任何動作。」

唐西奇繞了兩次芬尼-史密斯的掩護,才甩掉了這討厭的小尾巴,但此前的對抗和追逐似乎消耗了一點他的體能,在克萊·湯普森的換防下,他提前把球傳了出去。雷吉·布洛克沒能把他的傳球投進。勇士又完成了一次成功的防守。

這是個非常不起眼的回合,如果我們要剪一個《維金斯西決G1防守十佳球》,其中肯定不會有這個球。但是就是一次又一次這樣不起眼的努力,給唐西奇帶來了額外的負擔。在這場比賽裡,唐西奇18投6中,出現了7次失誤,上場35分鐘內球隊輸掉了30分。簡而言之,在維金斯的防守下,他打出了今年季後賽最糟糕的一場球。在比賽結束之後,他也承認維金斯給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煩:「他完成了偉大的工作,這就是我想說的。他和他的隊友把我限制得很好,尤其是在下半場,他們應該得到讚賞。」

比賽結束後,維金斯成為了NBA世界的焦點。作為籃球領域裡最大、最權威的兩家媒體,The Athletic把維金斯列為了勇士本場取勝的第一原因,ESPN更是把有關本場比賽的頭條標題定為「維金斯力阻唐西奇,勇士先拔頭籌」。在賽後,維金斯走上了賽後新聞釋出會的採訪席,開始露出他久違的招牌式的笑容。記者凱倫·米爾斯稱,她已經很久沒有見過維金斯這麼頻繁、開朗地發笑了。

他本來是很愛笑的。如果還有和我一樣看過他2014年參選直播的朋友,應該會對他當時燦爛又淳樸的笑容記憶猶新。古龍先生曾說過,愛笑的女孩,運氣都不會太差。但維金斯已經用自己的職業生涯證明,男孩和女孩在這件事上似乎並不平等——當然,也許不是愛笑的男孩運氣不好,只是運氣不好的男孩後來就不太能笑得出來了。

在所有影片裡,最離譜的莫過於有關維金斯的那些。Youtube上有一個影片,叫做「全國最強的13歲少年」,在影片裡飛天遁地的小子就是當時已經長到191公分的維金斯(其實當時是14歲),如今這個影片瀏覽量已經超過500萬。在這個影片爆火之後一年,15歲的維金斯破格入選了加拿大U17國家隊,然後在那年德國漢堡對美國隊的世青賽半決賽裡,擁有NBA球員父親和奧運會短跑亞軍母親的維金斯完成了一次讓所有人驚掉下巴的單手劈扣——在那個影片裡,最讓人感到恐怖的不是他究竟跳了多高,而是他跳起來的時候那種遊刃有餘、不費吹灰之力的態度。每個人都能感覺到,對15歲的他來說,全世界17歲級別最高水平的比賽似乎有些過於容易了,以至於他似乎有些提不起勁。

這樣的感覺伴隨著他的整個籃球生涯。他在堪薩斯大學的最後一場例行賽裡,他砍下了41分8籃板5阻攻4抄截,好像是整個大學籃球世界裡最厲害的傢伙。主帥比爾·塞爾夫說,維金斯是需要有人推他一把才能動起來的那種球員,他試圖讓維金斯在比賽裡認真起來,試圖在中場休息時痛罵他來讓他感到憤怒,但那並不總能奏效。在幾周後,NCAA錦標賽對斯坦福的比賽裡,維金斯全場只出手6次,拿到4分,眼睜睜看著球隊被淘汰。這種時候,再樂觀的人也沒辦法笑出聲了。

後來他當了狀元,進了NBA,所有人都知道他有著聯盟最頂級的天賦,但他就是始終沒有成為人們期待他成為的那種球員——一位全明星,一位球隊基石,一位聯盟前五的球員,一位MVP。NBA最著名的PUA隊友大師凱文·賈奈特(他曾嘗試催眠傑夫·格林,反覆告訴格林他和詹姆斯一樣好)在退役之後也一直惦記著自己這位後輩:「安德魯是我最喜歡的年輕球員之一,也是最讓我生氣的一個。我從不懷疑他有成為超級巨星、主導這個聯盟的能力,但他總是打幾場好久就見好就收。我想要在他身後給他點一把火,讓他保持巨星的穩定性,但他好像對此並不感興趣。我覺得他喜歡籃球,但沒有那麼熱愛籃球。我後來意識到,也許我們必須學著尊重這一點。」

前灰狼總教練薩姆·米切爾的結論和每個看他打球的人都一樣,「一切對他來說都太容易了,他有點提不起勁」;吉米·巴特勒則酸酸地評價他「是得到老天最多恩賜的球員」;只有湯姆·錫伯杜很喜歡維金斯這種寵辱不驚的感覺:「他太無私了,無論球隊交給他什麼任務,他一定會去努力做到。他只是不喜歡顯得自己與眾不同,他想以正確的方式去打球。」

這是始終存在在維金斯身上的一種矛盾。他一直恪守「正確」,但籃球世界裡從來沒有固定的正確,能贏球的方式就是正確的方式。克里斯·保羅打的籃球是正確的嗎?當他最後兩場比賽輸掉60分的時候他還正確嗎?一個球員賽季場均投12.7個三分球是錯誤的嗎?如果他三分球命中率是42.1%那還錯誤嗎?是拼盡全力,成為一名偉大的球員更好,還是安於現狀,在聯盟裡打上15到18年更好?這些問題對維金斯來說太難了。但突然地,命運女神開了眼,眷顧了一下一直走背運的他:當他在2020年2月來到金州勇士之後,他可以不再思考這些問題了。

世界突然不再強迫他去成為喬丹、柯比和詹姆斯了,當他成為一支球隊的第三甚至第四號人物,人們開始逐漸接受他的不完美。越來越多的讚譽撲面而來,他甚至當上了全明星先發。世界愈發看不懂這位早熟到像早衰的天才,他究竟是在能力上成色不足,還是在性格上善若水——直到他在對灰熊的第六場比賽裡挺身而出之前,我們還抱持著這樣的疑惑。

縱觀整個職業生涯,哈里森·巴恩斯都是比維金斯更好的三分射手。但在最關鍵的比賽裡,當勇士需要有人挺身而出,投進那些無人防守的空位投籃時,維金斯完成了巴恩斯在勇士沒能完成的工作。當比賽結束,綵帶飄揚,勇士挺進西區決賽的那一刻,勇士國度終於完全接受維金斯成為他們的一員——當然,之前柯瑞、科爾、格林和湯普森也說過很多讚揚維金斯的話,但競技體育本就如此,只有一起經歷了鐵與血的洗禮,並肩扛過了生與死的時刻,那些驕傲的三冠球員才會真正認可你。

在聯盟裡打了8年,打出過場均23.6分的賽季,但在今年季後賽開始之前,其實人們還是一點兒也不尊重維金斯。在大家的心目裡,他始終是一個水貨狀元,一個不夠好的二當家,一個偶爾上十佳球卻被調笑為「枸杞哥」的笑料。直到他拿下昨天那場比賽,球迷和媒體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他其實是一位多麼出色的團隊球員。

在昨天釋出會的最後,一位記者問他:「你全場這樣緊逼盧卡,會不會讓你感覺很疲憊?」

維金斯又笑了:「我覺得我不累,畢竟我還挺年輕的,哈哈。」

誰還不是個天才少年呢?和生而知之的唐西奇截然相反,維金斯兌現天賦的道路太過坎坷。他經歷過擔當球隊當家球星卻一勝難求的時代,也目睹過球隊大當家和二當家公開撕逼、一地雞毛的鬧劇。如今,當他終於有機會在一支不斷贏球、擁有良好團隊文化的球隊裡服從安排、努力防守、耐心傳球,他缺失的野心突然變成了一種喚作謙遜的美德,而安分的性格則化身成了名為無私的特質。這一切再加上他關鍵時刻的大心臟和本來就擁有的超人天賦,在聯盟最佳進攻球員之一(柯瑞)、聯盟最佳防守球員之一(格林)和聯盟最佳教練之一(科爾)的身邊,維金斯終於得到了最適合他的舞臺。

接下來,他終於能做他整個職業生涯以來一直想做,但沒機會做的那件事了:用正確的方式,贏更多的球——而且正如他所說,他還年輕,他的時間還長著呢。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