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賽事其他新聞每日焦點焦點熱門新聞籃球相關

3年前,Klay因傷與總冠軍失之交臂,3年後,讓我們見證他再攀巔峰!

克萊總能以他內心對勝利的渴望,不斷突破自己,在球場上以恆久動力不斷馳騁。

西決第五場的比賽還剩最後3分15秒,斯蒂芬·柯瑞借掩護殺到了獨行俠隊禁區裡,吸引三人防守後把球傳到了右側45度三分線的克萊·湯普森手裡,克萊在罰球線投了一個急停跳投,被緊追不捨的斯賓塞·丁威迪封蓋。他第一時間拿回了球權,在右側罰球線出手,短得離譜。凱文·魯尼在兩名獨行俠球員的夾擊下艱難抓到了進攻籃板,他看到克萊跑到了右側底角,再次把球傳給了克萊,克萊果斷出手,球空心入網。

隨著克萊投中全場比賽的第8記三分,雙方分差再次被拉大到了15分,獨行俠在第四節末段的反擊就此被撲滅,勇士昂首挺進了總冠軍賽。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個進攻回合是克萊——甚至金州勇士——這個賽季的縮影。遭遇過一些麻煩,受到過一些不利因素的影響,一度也被人看衰,但當球隊到了生死關頭,克萊總能以他內心對勝利的渴望,不斷突破自己,在球場上以恆久動力不斷馳騁。在萬眾矚目之下不辱使命,一次又一次地提醒大家,他依然是那個讓人膽寒的殺手,勇士依然是那支不容小覷的冠軍之師。

隨著勇士又一次殺進總冠軍賽,他們已經在最近8年6入決賽,自麥可·喬丹的公牛王朝之後,NBA再未出現此等壯舉。我們知道這支勇士不是最好的勇士,他們沒有拿到73勝,他們沒有在三輪西區季後賽裡打對面12-0,他們沒有凱文·杜蘭特,他們的核心成員不再年輕,也沒有那麼健康了,但即便如此,他們還是一路擊敗了那些聯盟最頂尖的新生力量——MVP尼克拉·約柯奇,然後是一陣後衛賈·莫蘭特和盧卡·唐西奇。最難得的是,在這些勝利的過程裡,我們都看到了克萊的閃光。

在賽季過程裡,有很多人向科爾提問,克萊狀態如此不穩定,為何不在某些比賽的關鍵時段讓其他球員上場代替克萊?科爾對此嗤之以鼻:「我從來沒有想過在比賽最後關頭不上克萊。那些說我應該把他從收官陣容裡拿掉的人顯然對執教一無所知。一個真正的教練要做的不是在戰術板上畫戰術讓球員去執行,他要做的是每天和球員溝通,給他們信心,給他們尊重,和他們一起去贏得更多的比賽。我很難想象我去找克萊,跟他說‘我決定不讓你打比賽最後3分鐘了’的場面。儘管這個賽季他的表現一直起起伏伏,但我們只會和他討論他的比賽內容,他的比賽方式,他的輪換模式。我們希望讓他的比賽儘量簡單,獲得更好的投籃機會。我知道有一段時間他表現得很掙扎,他也是人,不是機器人,我要做的就是永遠站在他那邊,相信他能搞定。」

科爾的信任帶來了回報,又一次,克萊成為了大通中心的英雄。他在過去三年裡的經歷某種程度上反映了勇士在過去三年裡經歷的一切。一支五年連續殺進總冠軍賽的球隊因為杜蘭特的離開,柯瑞、克萊的先後傷病而跌落塵埃,而在這個賽季,他們打出了漂亮的開局,在賽季中期遭遇麻煩,球隊核心成員反覆被質疑的情況下,勇士依然能在西區的三輪系列賽裡交出完美的答卷,不斷突破,最終拿下西區冠軍。而克萊在最關鍵的兩場比賽裡也不負眾望,再度「佛祖」降臨,一次次打出讓人瞠目結舌的表現,合計砍下62分和16個三分球,自己距離季後賽歷史三分榜第二位也只差一球。

此時你也該想起科爾捍衛克萊時說的那些話:「他是克萊·湯普森,他已經為這支球隊贏得了三面總冠軍旗幟,他是值得我們依靠的明星球員。在NBA,冠軍爭奪戰是圍繞著他這樣的球員來進行的。這點我在當球員的時候就知道了,芝加哥拿冠軍是因為他們有喬丹,聖安東尼奧拿冠軍是因為他們有鄧肯。克萊是我們的明星球員,而我的工作就是幫助他打出他力所能及的最高水平。」

很多人會忘記克萊也是個球星,他們輕視克萊的成就,輕視他在勇士隊的三個總冠軍中所扮演的角色:球隊的第三號得分手,外線防守尖兵,值得信任的迷人配角,而且無論外界如何評價,克萊心中的恆久動力永不停歇。克萊對籃球的熱愛,對冠軍和勝利的渴望,都讓我們感受到了持續不斷的「恆久動力」,無論遭遇了怎樣的挫折,他都總能披荊斬棘,不斷突破,涅槃重生,正如美孚1號,蘊含長效煥能因子,幫助激發引擎恆久動力。明天,本賽季的最終大戲就將上演,3年前,他因傷與總冠軍失之交臂,3年後,讓我們再次見證克萊再攀巔峰,不斷突破,征服屬於他的賽場。

勇士總經理鮑勃·邁爾斯就為克萊的人格魅力所打動:「我還記得那場他三節砍60分的比賽。那場比賽的第四節他一直坐在板凳上,一言不發。如果他說他想上場,砍下75分,我們一定也會支援他的,但他不是那種人。他是那種遵循老派籃球理念的球員,很少向裁判抱怨,專注做一個競爭者,做一個勝利者,把自己的技術打磨得盡善盡美,卻不在乎鎂光燈有沒有照到他。」

只有一次,克萊在鏡頭前失態了。那是去年11月,在他回歸球場的幾周之前,在比賽結束之後,克萊用毛巾蓋住了自己的頭,情緒有些激動。他渴望回到球場上,他知道距離他重返賽場的日子不會太遠了,但他已經等不及了。

前勇士球員肖恩·利文斯頓向我們分享了一個小故事:「我剛來勇士的時候,我記得克萊腳踝扭傷過一次。那是一個在鳳凰城的客場,他在賽前把所有人聚在一起,對我們說,‘我為我錯過這場比賽而道歉,我不喜歡這種感覺,我為我不缺席比賽而感到驕傲’。我驚呆了。在NBA,沒人會為自己的傷病而道歉,這是職業體育的一部分。但克萊是真的覺得他讓球隊失望了——只是因為他缺席了一場例行賽。」

克萊在他的前五個賽季裡只缺席了8場例行賽,他還打了他效力勇士期間所有140場季後賽中的139場,只因為腿筋傷勢缺席了2019年總冠軍賽的第三戰。他想打每一場球,所以你大概能理解他在過去沒球打的941天裡遭受著怎樣的煎熬。

正如我們所見,克萊的回歸並非一帆風順。他在一月份回歸球場的時候投籃失準,在防守端表現不佳,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了季後賽的初期。有些時候那些投籃會進,有些時候不會,但我們看得出,他每場比賽都在比上一場顯得更強悍也更穩定。勇士一路走來,他對位防過約柯奇、莫蘭特、戴斯蒙德·貝恩和唐西奇,雖然表現算不上亮眼,但也從來沒被這些傢伙打爆過——恰恰相反,在最關鍵的比賽裡,這些NBA的當紅球星總會被他打爆。當他在對獨行俠的第五戰裡砍下32分,他的奮鬥,他的回歸,他的熱愛,他那些為從前交叉韌帶撕裂和跟腱撕裂傷病中回歸所流下的汗水都得到了回報。他用實力證明瞭,勇士在沒有他的兩年裡缺席季後賽,在最近擁有他的六年裡都殺入總冠軍賽,這絕非偶然。

決戰即將打響,3年前在總冠軍賽舞臺上失去的一切,克萊也親手奪回。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