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新聞每日焦點焦點熱門新聞籃球相關

籃網已經談崩!蔡老闆想要球隊文化,Marks:球隊文化會以新球員的需求做調整

NBA新聞報道8月11曰,季後賽打得不好不要緊,休賽期杜蘭特仍然證明瞭自己的統治力,和蔡老闆會面後,杜蘭特給自己的交易申請上了新邏輯:除非你們開了馬克斯和納什,否則我仍將申請交易。面對這道題,蔡老闆表示完全理解、堅決不從,他當即在Twitter上表達了自己對管理層和教練組的全力支援。那麼籃網的故事已經講崩了,杜蘭特要走,蔡崇信不留。
總會有人問為什麼。為什麼分兩部分,為什麼杜蘭特會給出那種條件,為什麼蔡老闆如此強硬。
其中最有趣西蒙斯因為隊友問他是否复出而退出群聊,杜蘭特慨嘆「這就是我的隊友?」然後西蒙斯本人出來闢謠,沙姆斯·查拉尼亞也做出了回應。但這就是籃球媒體的工作,他們把球迷想看的東西擺在球迷面前,至於你信不信是另外一回事,西蒙斯的工作中也有一部分是把自己擺在球迷面前。

當然這只是杜蘭特離隊故事的一小部分,無傷大雅,亦不觸及核心,因為從杜蘭特申請交易開始,所有的猜想就已經擺到了桌面以上,從杜蘭特為厄文打抱不平到杜蘭特因為厄文留下而心生恐懼,從杜蘭特不滿球隊交易走哈登到杜蘭特不滿球隊交易來哈登,現在只不過變成了杜蘭特是納什執教始作俑者和杜蘭特從來沒操作過納什執教一事,

對我來說真正有價值的是蔡老闆的反應,如此殺伐果斷的表現多少有點讓人咋舌。我們已經太多年沒有看過老闆公開跳出來表達自己對管理層和教練團隊的支援了,尤其在與隊內超巨二選一的情況下。至於蔡崇信為什麼要這麼做?

有媒體說蔡老闆繳著聯盟前五的稅,拿著聯盟第16的戰績。想趕緊把大合同拆掉,哪怕避稅也是好的。
也有媒體說蔡老闆從來不慣巨星的,拿出林書豪舉例,當年書豪受傷還要堅持做籃球真人秀,蔡老闆十分感動轉頭就送林書豪之亞特蘭大。現在杜蘭特揹著4年合同喊聲要走,蔡老闆的意見也很簡單,不會給杜蘭特多一次凌辱自己的機會。
就是去年馬克斯為什麼能這麼倔強——蔡崇信對他的支援不是從現在才開始的,而是一貫以之的態度。
馬克斯在厄文不接種之後,直接發表禁賽宣言就已經十分強硬了,說球隊文化絕對不允許存在兼職球員,賽季結束後的總結會上又宣佈要尋找「無私的、團隊至上的、隨時能上場打球的球員。」
「球隊文化總是由球員來驅動的。我們球隊的文化就是勇氣、決心和戰鬥,我們需要找到擁有且認可這種品質的球員。」

當然這裡面就會衍生出一個問題:馬總嘴裡的球隊文化,究竟是什麼意思?
有的人以為口號就是文化,其實不然,口號就是個朗朗上口便於現場球迷一起喊的東西。很多人湊在一起喊同一個簡短有力的話,在這種整齊劃一的氛圍下多喊兩嗓子,短句裡的非理性部分就會被忘記,其他含義就會被昇華,就由不得你不信了,洗腦自己恐嚇對手,這是集體喊口號的好處。

但口號是不是真的能夠作為文化價值的承載體來貫徹就需要另當別論,譬如2016年勇士喊的口號是「眾志成城」,最後城破了,又譬如灰熊今年的口號是「揍丫挺的」,結果捱揍了之後被人嘲諷到現在,都屬於這種文化誤解的範疇。

當然在口號裡面我個人最喜歡的是公鹿用了很多年的Fear the Deer(恐懼公鹿),其次就是熱火用了很多年的「白熱化」,每年季後賽主場,熱火都給到場球迷發白T恤,看過去一片白衣,就很有氣勢。
但你稍微思考一下就明白,字母哥沒有起來之前,沒人恐懼公鹿,詹姆斯離開之後吉巴到來之前,也沒多少人害怕,誠如馬克斯所言,優秀的球隊文化應該是一些好詞兒,譬如他用的「勇氣、決心和戰鬥」,但前提是有合適的球員來認同並執行這些好詞兒。

總體上這種觀點是說得通的,前兩天去世的比爾·羅素,就和紅衣主教構建了當年綠軍的球隊文化,這種文化後來很多球隊都會應用,就是那種有點苦大仇深的軍旅感覺的文化,你看到後來的活塞,2008綠軍都可以往這上面靠,就是很艱苦很有紀律的意思,後來帕特·萊利和魔術師,在湖人構建另一種文化,「Show time」文化看上去就顯得輕鬆愉快溫和可人,就是很騷很有流量,你可以說後來柯瑞肩膀上的勇士王朝「have some fun」也算是類似文化的延續。2011年的小牛有文化,1989年的壞孩子軍團一眼可見的有文化,諸如此類不一而足。帕特·萊利到熱火當總裁之後,引入了一套變態訓練法,球隊文化十分顯著。但你看06年大懶胚奧尼爾深受感召拿到第4個冠軍,扭頭就勸格蘭特·希爾別來,「如果你還想多打兩年球的話」,小奧尼爾也沒好到哪裡去,2010年他沒和熱火續約。
事實上,熱火這些年在中產陷阱裡面沉沉浮浮,也就得虧是吉巴來了,才算是和萊利這樣的強攻金風玉露一相逢,勝卻人間無數了。

聯盟中實際上更多是很難描繪球隊文化的勝利之師。你不知道怎麼形容公牛王朝的球隊文化,就像你不知道怎麼形容世紀初湖人王朝的文化。湖人三連冠後期更衣室氛圍很好嗎?好像也沒有,但他們還是贏了,可能是因為他們有一種在更衣室還沒有徹底撕破臉的慣性存在。OK組合贏到最後,禪師就跳出來講文化,但是跑到紐約,禪師繼續當文化人,在媒體面前含沙射影地給球員施壓,甜瓜不接受之後,他還很驚訝。

禪師在紐約期間選教練搭設班子,找的都是深受其文化薰陶的人。先找了個老魚,老魚下臺後,繼任蘭比斯,任職期間最有名的就是在Twitter上研究澀情文化。你不能說禪師沒文化,但你要說公牛和湖人在場上貫徹了禪師的文化,我覺得這種論調有點懸。你總不能說芝加哥和洛杉磯的球隊成功了,就是你文化推廣的成功,紐約的球隊失敗了。要小編說,NBA作為一個商業聯盟,從草創之初就不存在任何為了體育精神或者別的什麼文化而戰的初衷,老闆們賣票,球員們拿錢,怎麼刺激怎麼來,你去看看早年間職業籃球聯賽賣票的海報上都寫了些什麼:

讓我們看看匹茲堡球員布里斯克今天能不能打死鹽湖城本地拳王!
這是什麼行為?這就是賣票,這就是販賣刺激,籃球比賽沒有那麼多人文修養,怎麼好看怎麼來,踩著人家logo投進三分球好看,投進三分球后去踩人家logo也不錯,要的就是一個眼球效應,要的就是一個有意思的故事,看熱鬧從不嫌事大,花錢看熱鬧更是如此。回到籃網這邊,我不知道馬克斯說的籃網文化到底是什麼文化。籃網的文化就是你根本注意不到這曾經是一支兩連總冠軍賽球隊,你也無法理解他們進入總冠軍賽之後一抬頭看見奧尼爾和鄧肯、一回頭看到肯揚·馬丁和傑森·柯林斯時的絕望。這支球隊十年前剛搬到布魯克林的時候,口號就很直白,叫「你好呀布魯克林」,意思我們來跟尼克搶市場了。
讓我們略過這段慘絕人寰的情節,後來馬克斯來了,俄羅斯大佬走了,球隊百廢待興一窮二白,選秀權都沒有,然後他們開始重建,羅素是被湖人丟棄的貨,勒維爾是一身是傷的首輪末,喬哈和丁威迪都是二輪秀,阿倫也不是高順位,他們的教練阿特金森是個球員發展教練出身,長得就像是一個帶隊重建然後被踢掉的型別。
但就這些人,進了季後賽。

那是2018-2019賽季的事情,這一年籃網每個人都可以驕傲地說自己在阿特金森教練的帶領下做出了點事情,大家是圍繞在同一種理念下幹活,最後幹得還不錯。我認為,那時候他們可以說自己是有點球隊文化的。

但2019年夏天,杜蘭特和厄文來了,然後是哈登,當這三個人齊聚的時候,你明顯可以看到蔡崇信和馬克斯臉上露出了一種「文化算什麼,強權即真理」的表情。
至於杜蘭特和厄文,兩位剛來的時候就像來布魯克林開荒的。

最後他們舉起了槍。
在杜蘭特舉槍之前厄文早就發射了子彈,更荒誕的是,厄文整的那些活兒,多半也是假以文化之名。但舉槍射擊的兩位大佬永遠不會覺得自己是施害者,他們仍然覺得是自己拯救了這支爛隊。2021年夏天差一個腳趾勇闖東區決賽的杜蘭特由衷感慨說:「我覺得籃網不再是過去那個籃網了,我們徹底改變了這支球隊的文化。」

事實上,馬克斯說的那些高尚的詞語也不叫文化,那叫價值觀,就像詹姆斯2020年拿到總冠軍也不能歸功於湖人悠久的球隊文化,因為過去的那些事情叫歷史。真正的球隊文化恐怕取決於你現在擁有什麼人,包括球員、教練和管理層,這些人打算貫徹什麼事,他們會怎樣做到,他們能做多久,而這些做法又會如何傳承下去,充斥著各種實踐主義的細節,絕對不是一種高高在上的玄學。而如果有人不打算在你這裡做任何事,你就談不上跟他講文化,最多做到講文明就不錯了,這就是蔡崇信回應杜蘭特的方式:文明、禮貌、含蓄。

值得注意的是,賽季總結會上馬克斯雖然說了半天建設球隊文化的高調,但在發言的最後他又吐露心聲:「我們的團隊每年都會有很大的不同。球隊文化會不斷變化和調整,以適應新球員的需求。」

Back to top button